秀吹电视台–辞九

什么都不说了 最近沉迷p大甜甜 噢——【土拨鼠尖叫】

对不起,更新实在太甜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求助……关于剪辑视频

懒癌晚期星人突然想剪一个巍澜视频,高大上的视频软件又不会用,就下了个爱剪辑,然后发现优酷下载的视频格式是kux的加密文件,没法直接导入……

所以怎么能让优酷的视频变得能导入……一般的转码软件全都不行,转码工厂狸窝什么的都不行,直接找不到已下载的优酷视频,拖过来也说不支持播放……哭了……

这两位是魔鬼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顺便羡慕被龙哥翻牌的人!!!!!!哭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妖魔鬼怪剧组啊

大家都zqsg 地读过原著好多遍了吧 大庆还知道一锅……天哪……我太爱这个神仙剧组了

感受一下 如此敬业的剧组和红姐

再次豹哭

我的妈呀,老师,您还是不要来了比较好

最近沉迷镇魂 他们怎么那么可爱 镇魂怎么那么好看 我一个豹哭啊啊啊啊啊啊!!!

两位老师我简直为你们痴为你们狂为你们框框撞大墙啊!!!!!!!

颜就不用说了,朱老师白老师的颜肯定没问题,更让人敬佩的,是他们这种不论作品题材是什么也十分敬业地去揣摩角色性格,即使是dm剧也并没有稍微玩点暧昧就意思糊弄过去的感觉,真的是很认真地在演这部剧,而且剧组真的感觉是每个人都达到了“熟读原文并有感情的朗诵”啊啊啊啊啊啊!!!大家感兴趣可以去搜祝红小姐姐的扮演者高雨儿,是p家女孩啊!!!!!唉我真的,天哪,这个剧组的敬业精神真的让我语无伦次,哭了

然后再吹一波我甜甜,甜甜太好了吧……会告诉粉丝让她们不要刷别的,说演dm剧对演员不好 我甜甜怎么这么好 哎再一次语无伦次 我永远爱甜甜

最后希望大家就是,有能力的尽量多支持一下优酷镇魂,其实镇魂数据并不怎么好看,播出几天了播放量才破两亿,不要998,不要98,只要9.9,你就是尊贵的优酷会员!纵享两位老师的美颜!以及p大的镇魂原著也只要一杯奶茶的钱!观众姥爷们,只是少喝一杯奶茶就可以看沈美人和澜澜搞基!!!十分划得来对不对!!!

他们真好看!!!!!!!镇魂真好看!!!!!!!!甜甜真好!!!!!!!

第一张图源微博@森林里的折耳猫,已授权,其他图片来自微博

【天官/魔道/渣反】秀吹电视台产出合集及招新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啦!!!!春晚视频化招新开始了!!!各位画手太太和后期视频大佬看一眼撒QWQ

秀吹电视台:

做了一个电视台产出合集 方便大家阅读 以及会不定期更新(……吧)


★新闻系列



★其他策划系列

★电视台内部娱乐及宣传

★关于相似及重台声明


★电视台目前成员

希望没有漏掉的……如果有请敲我!!!立马加!!然后不知道为啥艾特到一半突然就不能艾特了 所以我加了链接 方便大家去勾搭(滑稽)


★关于招人

    由于台内的大家大部分是学生党,所以秀妈一有更新什么的可能会忙不过来,当秀妈开更死日的时候我们也会继续新闻业务,于是继续招新!!!文笔没有要求,只要有脑洞就完全ok!

    然后,秀家春晚视频化计划招人!!!!力求高亮

    春晚链接戳这里

   各种招 尤其招画手大佬 还有会做视频和后期的大佬 以及男性cv 来人啊!!!!!!

群号714192846 也欢迎来玩!!虽然现在还在学期内而且快期末了几乎没人……



 招新啊!!!!来各种大佬啊!!!!!










【天官/魔道/渣反】墨香学院纪事录Ⅰ(五)


诈尸更一发……

*现代向巨坑
*天官魔道渣反众人的学习玩耍+谈恋爱日常
*年下有,师生有,同级有,注意避雷!
*私设一箩筐
*ooc预警
*出场人物和cp请戳头像看二月最后一篇文章“一个坑”或者戳下方“墨香学院纪事录”的tag查看!避免看到您雷的cp!

正当金光瑶等人一脸懵逼之时,窗外响起了广播声:

“高一新生全体礼堂集合——”

众人只好先将听鬼故事这事儿放在一边,动身去礼堂。

到了礼堂后,校长君吾正站在台上,和身旁的几位老师们说着什么,离他最近的是蓝启仁,两人似乎发生了点争执,眼尖的魏无羡看见蓝启仁甩了一下袖子,然后就负手站在一边了。

学生陆续都来齐了,君吾握着话筒咳了两声,开口道:“同学们,老师们,早上好。本来,今天是开学军训的第一天,同学们现在应该穿着迷彩服站在操场上训练,但——本校秉着创新办学的理念,全面发展学生素质,锻炼学生各种能力,再加上今年的新生是合校后的第一批新生,故经本校校委讨论决定,今年的军训不在学校,不在基地,另辟蹊径,将军训地点定在城北的太苍山!”

下面响起一片齐刷刷的吸气声。

“……太苍山?”花城听了,抬眼朝君吾望了一眼。
……哥哥在那里待过呢。

其他人则在惊讶这位校长居然把军训地点定在了太苍山!

太苍山是墨香市北部的一片山区,据说过几年要开发成保护区,风景秀丽,山明水清,秋季会有满漫山遍野的枫叶,颇为美丽。如果真去太苍山军训,算来也该是枫红漫天的时候了。

“本次太苍山军训意在锻炼同学们的野外生存能力和毅力,为期十五天,具体安排待到太苍山会由各班班主任统一宣布,现在给同学们一个早上准备行囊的时间,下午全体师生乘坐公交车前往城北,然后步行进入太苍山山区。”君吾继续说道。

学生们闻言激动不已,性急的已经拔腿就跑了。
野外军训!
赤鸡!

但校长大人话还没说完——

“请同学们不要离场,我还有句话想要问。”

魏无羡和江澄已经热火朝天地讨论起来野外军训需要带什么了,说得眉飞色舞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

“昨晚可有同学在校内发现什么异样?”君吾校长语气平静地问。

风信同学立即举手:“报告校长,有!”

“嗯,这位同学遇到了什么异样?”君吾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风信:“这学校闹鬼啊!”

慕情看着勇当出头鸟的二愣子风信翻了个白眼。

同学们又是一惊。

怎么!!
新建学校闹鬼的传统灵验了吗!!!

“报告校长,这位同学说的是真的!昨天晚上我们正走在学校里,突然看到前面一个白衣鬼啊!那鬼还带着面具,哭不哭笑不笑的不知道是个啥,看着怪慎人的,眼看我们就要撞上它了,我拉着我老大那是一路火花带闪电,脚作的卢飞快,跑了老半天才甩掉呢!”尚清华也“噌”地一声站起来,对着校长大诉苦水。

君吾校长面色如常,依旧朝他点点头。

魏无羡一拍大腿也站起来:“校长,您一定要注意加强校园警戒,最好请几个道士来撒点狗血树个桃木剑挂串大蒜什么的,那鬼我也可是亲眼看见了的,移动速度奇快,绝对是飘的!”

江澄在下面掐魏无羡的胳膊,因为他刚刚拍的是江澄的大腿!还下手巨狠!

校长君吾点点头,终于开口:

“这三位同学,下午不用乘公交车了,走去太苍山吧。就寝时间不能按时睡觉,果然还是精力太旺盛了。”

听起来是十分的和颜悦色。

然而风尚魏三人的笑容逐渐凝固。

Whaaaaaaaaaaaaaat's happend???????

“不对,昨天是三个人,还有哪三位同学?站出来吧。”君吾不忘补刀。

慕情,漠北君,江澄也站了起来。

“嗯,这六位同学自行解决出行问题,至少在下午五点到达太苍山集合,散会。”君吾长腿一迈,走下台来,在魏无羡身边有意无意地说了句:“我以前是跑步冠军呢。”

魏无羡老半天都没缓过神来:“江澄,他他他他……校长就是昨天那个‘鬼’啊!”

和他们围到一起的还有垂头丧气的尚清华和风信他们:“什么?!!他他他他——”

慕情抱着胳膊开口:“所以昨天那个时候,我们算是被校长抓到在就寝时间外出了。”说完白了风信一眼:“你看你,又惹事,现在还要步行去太苍山,我……”

风信:“你咋地?”

不一会两人就吵得脸红脖子粗了。

漠北君也是一副看起来很想给尚清华两脚的表情,尚清华赶紧陪笑:“老大你的行李我包了!”

江澄毫不客气地给了魏无羡后脑勺一下:“让你想出去‘夜猎'!没猎着什么好玩的,倒是把校长给猎着了!你能得很啊魏无羡!”

魏无羡不甘示弱,反手一巴掌拍回去:“谁当初那么兴致盎然的!你以为我很想猎校长吗!我也很绝望啊!”

江澄看看表,六点半,他们早些收拾了开始动身也好,能避开中午最好,那会实在是太热了,魏无羡肯定又要作妖……江老妈子这样想道,一把扯过魏无羡的领子奔向宿舍。

“喂师妹你能不能注意点小爷的形象……”魏无羡挣扎。

“不能!”江澄斩钉截铁。

漠北君随即效仿江澄拎起了尚清华,大步流星地向礼堂外走去。

风信和慕情还在互怼,慕情的白眼从礼堂到宿舍翻了一路。

刚刚君吾与蓝启仁确实有争执,原因是蓝启仁不同意把军训改为野外生存,说不安全,并且坚持对那六个人的惩罚应该是抄校规。

君吾不为所动,说教师都将全体随行,也不会开展什么出格的活动,安全问题无需担心。况且这对学生而言是一个绝佳的锻炼机会,接下来三年紧张的高中生活,又有什么时间给他们这样体验野外生存的机会呢?都已经是十五六岁的半大少年了,保护自己的能力应当有。至于惩罚,君吾觉得徒步十几公里比抄校规来得印象深刻,不懂为什么这位姑苏中学的前校长如此执着于抄校规。四千条校规?何年何月才能抄得完!

众人回到宿舍后,有些人已经出去采买了。学校内设商业街,就在从教学楼部到宿舍楼的那一段,小饭店烧烤摊百货商店应有尽有,既然校长发话说一个早上置办行李,那野外军训所需的东西应该也能在学校买到。

江澄准备先把宿舍的东西收拾好,再带去商店买东西,这样就不用多跑一次宿舍楼了。

宿舍里留着的金光瑶和薛洋对他们的遭遇表示了同情,并且金光瑶还提出要帮他们打车,被两人婉言谢绝了。

薛洋搞破坏一样把他的储物柜翻了个乱七八糟,不满地对金光瑶说:“诶金光瑶你见我降灾了吗?”

“降灾?”魏无羡不解。

专心打点包袱的金光瑶头也没抬:“在我兜里。”

“胡说,在不在你兜里我能看不出来吗?”

“看出来你问我干什么?”金光瑶怜悯地看了正在持续搞破坏的薛洋一眼。“让你平时不收拾!”

薛洋又去掀床板:“矮子你等着,等我找到降灾就宰了你……”

金光瑶帮着薛洋收拾他刚刚翻乱的储物柜:“拭目以待。”

“降灾到底是啥啊?”魏无羡一脸好奇。

“是一把刀,很锋利,他经常带在身上。”金光瑶答道。

“带在身上!薛洋你这是携带管制刀具啊!”魏无羡吃惊。

“而且也容易伤到自己的吧?”江澄皱眉。

薛洋打床缝里找到了降灾,在手里转了一圈,对他们勾起一边嘴角:“人生在世,还不得有个防身的?”

“好端端的,哪需要防什么身?”江澄问。

薛洋哈哈笑了两声,把降灾往裤腰上一别,反问道:“若就是有人存心加害你呢?”

又摆摆手,哼着小曲儿下楼了。

魏无羡扯下他和江澄的床单把东西一裹,扔给江澄,也在江老妈子的唠叨声中下楼了。

另一边天官宿舍里,花城不在,贺玄被师青玄拉去买东西了,师无渡和裴茗正在收拾。

裴茗见师无渡往包里放了两盒烟,张口想说什么,最终又没说。

和弟弟相依为命,就算家财万贯,也很辛苦。

“来一根?”师无渡也感觉到了裴茗在看他,问道。

“不了不了,让人闻出来烟味不好。”裴茗忙不迭拒绝。

师无渡笑笑,我们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腹诽裴茗这个“让人”里的“人”又是哪个裴茗想要撩的妹子。

“下去吧,找灵文。”师无渡提过包,顺便捎带上了师青玄的,走出了宿舍。裴茗跟在后面。

渣反宿舍里,洛冰河被他老爹叫走了,竹枝郎在帮漠北君和尚清华收拾东西。聂怀桑因为魔道班里的宿舍满了住在这里,刚刚也已经被他大哥叫走了。

魏无羡和江澄在商店买了些急需药品和纱布绷带棉签什么的,买了一大包康师傅方便面和压缩饼干,最后买了两支打火机,又杂七杂八地买了些其他的,就准备出校了。睡袋,帐篷还有多功能刀具之类的学校不卖,要到外面去买。

其他人买的也和他们差不多,只是师青玄和贺玄的格外重些——他们额外买了很多吃的。

像魏无羡等被贬谪外放的人早上就出校了,其他人则等到下午两点才分别乘坐公交车动身前往目的地太苍山。

也不知道校长君吾打哪搞到了七八辆公交车,通通坐着墨香学院的高一新生,排着长长的车队,浩浩荡荡地开往城北。

早上八点半。

魏无羡和江澄在校门外遇见了同病相怜的风情漠尚四人,六人蹲在一起嘀嘀咕咕了半天这十几公里怎么走,魏无羡突然脑袋上蹦了个小灯泡:“墨香市西边有一条河,你们知道吧?那河贯通南北,只要有了船,就是要逆流而上,也比走着去要好啊!”

“你的意思是……划船去?”江澄问。

“对!”

—tbc—

于是众人的军训变成了太苍山野外生存挑战!

关于具体的内容还不是很确定,欢迎大家把什么好玩的想法或者脑洞建议的话写在评论里!!!

也非常欢迎大家评论or私信我你们在学校里发生的有趣的事!

然后因为自己手头一堆坑……还要了几位小可爱的梗的授权,还答应了一堆生贺,然而现在都没开始写……其实就我这个辣鸡文笔也写不出来什么……所以可能没法开多少fo点文了,然后每次更墨香学院纪事录都会从评论抽一位小可爱送手写id!!!字丑不虚!(bu你闭嘴)

下次更就真的是高考后了orz 每天都和英语相看两生厌 哭了


【追凌】26字母系列 A


*给月夕小可爱 @秀吹电视台-月夕 的生贺!

*被生贺和单词逼到癫狂的产物 出现单词为选修七部分以A开头的单词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可能会有吧……

1.arrangement 安排

每次金凌支支吾吾地来找魏无羡,请他在夜猎小课堂上将自己和蓝思追安排在一组的时候,总也免不了老祖的一顿揶揄。

金凌被他几句话说的面红耳赤,夺门而出后看见前来的蓝思追,脸就更红了。

蓝思追看着落荒而逃的金凌,若有所思地进入房内,同魏无羡说起夜猎安排之事。

结果自然是又换了老祖的一顿揶揄。


2.academic 学校的,学术的

金凌在寄给舅舅的书信中写道:

魏前辈的夜猎小课堂不像姑苏蓝氏那样口头传述有关凶尸种类和夜猎方法的学术性知识,而是在实战中演练给我们。

六月五日,和蓝思追去扬州探查水祟。

六月八日,和蓝思追合力消灭水祟。

六月十三日,和蓝思追为借宿人家的千金庆祝生辰。

六月廿日,与蓝思追御剑寻访无头凶尸出没之地。

六月廿五日,受魏前辈与含光君指点,同蓝思追以问灵方式消除凶尸怨气。

六月三十日,上交夜猎笔记。
含光君给蓝思追阅了一个“甲”;魏前辈给我画了一朵花。

看起来很丑。

看完信的江澄:怎么,魏婴这次良心发现,只祸害了金凌和蓝思追么?

被金凌强行忽略的蓝景仪等人:委屈.jpg


3.annoyed 颇为生气的

蓝思追约了金凌,蓝景仪和温宁在上元节去河边放花灯。金凌见蓝思追除了他还约了别人,一下子就不高兴了。
蓝思追不觉有异,还在问他哪个花灯好看:“阿凌,你喜欢哪一个?”
金凌看也没看就说:“哪个都不好看!”说完就跺脚跑了,转眼消失在熙攘的人流中。

一旁的蓝景仪见状,连忙跟了上去,在河边寻到了看起来颇为生气的金凌。
蓝景仪在金凌身旁蹲下来陪他一起往河中扔石子打水漂,一边貌似不经意的说:“大小姐你知道吗?思追今天好像有什么话要对别人说,只是他一遇到和那个人有关的事就很怂,所以才拉了我们出来给他壮胆;而且就算这样,他还是不敢亲口跟那人说,我刚刚似乎看他在花灯上写什么来着……哎,哎大小姐,你去哪儿啊?”

金凌霍地站起来,越走越快,最后几乎一路跑回了与蓝思追分别的岸边,劈手夺过蓝思追手中的两盏花灯,举到眼前——左面那盏花灯里赫然写着——

吾心悦之人,字如兰。


4.accompany 陪伴,伴奏

金凌最见不惯别人说他有娘生没娘养,也不愿听别人笑他没有朋友。若是听到了,定是要红着眼和人打一架的;就算打不过,也要留个牙印才行。

但遇见蓝思追后,这样的次数就渐渐少了。因为蓝思追既不会同那些人一起笑他,也不会在外出夜猎时孤立他,而是是坚定地站在他身边对他说:“没关系阿凌,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从此,有人愿意介入他的生命,陪伴他一生一世了。


5.as far as one is concerned 就……而言

就其他人而言,金凌的大小姐脾气实在是令人难以忍受;但对蓝思追而言,金凌一边鼓着嘴说让他滚一边伸手拽住他衣角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6.aware 意识到的

金凌一直以为自己是攻,但当他意识到蓝思追解下抹额侵身压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


7.abundant 丰富的,充裕的

金凌接手家主之位后,每天都要在野心勃勃的旁亲外戚之间劳神周旋,待就寝,经常已过子时。

蓝思追在身旁匆匆和衣睡下的少年眉心轻轻落下一吻,无妨,他们还有足够充裕的岁月流年,携手相伴一生。


8.anecdote 奇闻,轶事

金麟台有这样一则奇闻轶事:

少年时期遭逢巨变,匆忙上任的金家主励精图治,整顿家风,镇压内乱;金家在他的领导下逐渐恢复元气,最强盛时几可与敛芳尊在世时相比。只是这位金家主一生未娶,也不曾有过妾室,倒是同一名姑苏蓝氏弟子多有往来,经常一同外出夜猎。世人皆言此二人互为知音,情同手足,殊不知——此情非彼情。